Nancyyyyxsd

得半日之闲,可抵十年尘梦

罪过

     好长时间不更了还在涨粉,感谢各位小天使们,最近实在太忙,毕业,论文,工作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,五月份大概会回来,最迟七月。
      比心么么哒。❤

前路有勇有谋有爱有恨还有你❤

大家新年快乐!!!
新的一年继续一起爱小霆吧!💋

中二病也有春天(2)

幽冥⭐苏凯文

        诸神黄昏趴在幽冥身边,懒洋洋的卷成一个圈儿,苏凯文转醒之后就感受到了来自身边大蜈蚣传来的的阵阵寒意,从小长在阳光下长在民主里的他内心似乎有一万只兔子狂奔而过,一个激灵抖起来哆嗦着往后退,刚退两三步,就被幽冥拎着脖子提了起来,

       幽冥把他拎的高高的,和眼睛平面一齐,似乎是为了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无死角的端详它,

       “一只丝毫没有魂力的兔子,竟然能在我的斗篷里呆那么久,还毫发无伤。”幽冥的声音幽幽的发出来,冷冽中透着一丝丝邪邪的磁性。

       “你究竟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   “你才是东西!”苏凯文说不出话,只能在内心里默默的无声咆哮,幽冥拉的他有点儿痛,他一只兔蹬着腿拼尽全力挣扎着,想要踹痛幽冥放开他,可是小兔子的力气在二度王爵面前实在太过于微小,幽冥依然蔚然不动的瞪着眼睛看着他在空中瞪着小短腿,

       过了一会儿,苏凯文见他挣扎不动,便慢慢的放弃了乱动,垂着耳朵拉怂的挂在幽冥的大手上,幽冥见兔子不再乱动了,松开手把他放在了桌子上,
      一人一兔都冷静了一会儿,
      苏凯文似乎有些接受了自己已经是兔子的设定,他现如今身为兔子,说不出也写不了。从醒来到现在,很长时间也没吃过东西,又昏迷晕过去一次,还和幽冥做了很长时间的挣扎。早就筋疲力尽,肚子也饿得很。内心想吃东西的欲望盖过了一切,他瞪了瞪小豆眼,爬上了幽冥宽大的手掌,伸出湿乎乎的小舌头舔了舔幽冥的掌纹。又张开嘴轻轻的咬了咬。在幽冥手上留下了一串水渍,想要暗示幽冥,自己饿了,

     “嘶……”幽冥的一只手被弄的湿漉漉的,他觉得痒的很,但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把手收回来,任由苏凯文舔舐,

     “唉……”一边的诸神黄昏长叹了一口气,

      “你干什么?”幽冥对着叹气的诸神黄昏翻了个白眼,

      “我叹你实在是太笨了啊。”诸神黄昏翻了个身说,

        还没等幽冥发火反驳,找到了舒服的姿势的蜈蚣又幽幽的说,

        “我就知道你把这个小白球带回来不如把它留给神音那个小丫头。带回来你也不会养,”

       “你有话直说,在我面前摆谱,你是不是想我明天把你煮了送白银祭司?”

     幽冥眼睛里开始放出威胁人的蓝光,一闪一闪的看着诸神黄昏,

     “哎我说你这个人这么多年怎么还是一点儿耐心都没有。”诸神黄昏心里大概明白自家主人不会伤害自己,吐槽了一句又接着说道,

     “这东西明显是得吃东西了,你以为这种没有魂力的家伙能和你一样不用吃饭喝水的么?”

       幽冥听了诸神黄昏的话,开始还有些半信半疑,谁知道手心里的兔子听了魂兽的话之后似乎表示十分赞同,刚才还拉怂着的两只兔耳立刻立了起来,屁股上的短尾巴也冲着幽冥摇了几下,幽冥方才相信诸神黄昏的话,他随后紧接着转过头问魂兽,

       “殿里有东西可吃么?”

       “你敢去偷特爵的零食么?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我要想要特蕾娅的东西?还用得着偷?”幽冥反问魂兽,他转念一想,自己自从被白银祭司制造出来之后就不用进食进水,他也不屑于很多其他王爵使徒说过的什么人间美味,而诸神黄昏一直也只是自己捕食低等魂兽吃,自己殿里自是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给眼前这个小团子食用的,

     特蕾娅那里……特蕾娅平时里喜欢和神音鬼山莲泉她们出去逛个集市什么的,女孩子平常里爱吃零嘴,她那里倒是有挺多吃的,

       只不过,

       幽冥心里也不知道为什么,他不是特别想让特蕾娅与自己得来的这只低等动物接触,要说上次特蕾娅见过这只兔子之后也并没有什么抵触的情绪,可是幽冥脑海里,似乎有什么隐隐约约的预感一样,是什么感觉,他自己也说不出来,

       “你替我看好他。我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哦,知道了”诸神黄昏一百多条腿挨个儿伸了个懒腰,转过身又睡了起来,

       幽冥强压住把诸神黄昏弄死的欲望,他站起身踢了一脚魂兽,

    “我回来之后要是这只兔子要是少了一根毛,我剁了你一半的脚去喂苍雪之牙!”

      在诸神黄昏的哀嚎之下,幽冥走出大殿,朝着银尘和麒零的宫殿走去。


     其实幽冥的宫殿并没有外界传的有多阴冷吓人,也没有那么森森恐怖,所有的一切不过是承了一个杀戮王爵的名声罢了,而幽冥本身就是个外冷内热的人,从几百年前的时候,特蕾娅就都看在眼里,而最懂幽冥的她,也就成了这二爵宫殿的常客。慢慢的,日子久了,大家也就都以为特爵和杀戮王爵是住在一个宫殿里的。

     二爵宫殿内,

     诸神黄昏被特蕾娅罩在女神的裙摆里睡得昏昏沉沉,而女爵蹲在白兔子团面前,纤长的手指把苏凯文捧了起来,褐色的瞳仁嵌在美丽的鹅蛋脸上,散发着透露着丝丝危险气息的魅力,

       “你是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?”

       美丽而清冷的声音绕过大殿的银黑色柱子,如同一尾小蛇,灵巧的飘出了殿门,转上了天边……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

中二病也有春天(又名傻白甜做久了会变成兔子)(1)

幽冥⭐苏凯文

      神音第七十七次抬起头看自己的王爵,

      “有什么事情就直说,”幽冥身着黑色斗篷,周围满溢着腾腾的杀气,

       “吞吞吐吐的,你是要找死么?”

       “是,主人。”神音第七十八次抬起头,

       “您……您斗篷帽兜里的白色团子,是,是你新收的魂兽么?”

      幽冥皱眉看着神音,

     “我只有诸神黄昏这一个魂兽,也永远只有这一只魂兽,它是这世界上最强大的,你认为我还需要其他的妖魔鬼怪么?”他一直对于自己的诸神黄昏很得意,所以破天荒的说了很多话,幽冥一直觉得,作为亚斯兰魂力第二的王爵,是不能说太多话的,

       “可是王爵,您,您身后,真的有一只魂兽。”

     幽冥有些不耐烦,他反射性的回过头看自己的帽兜,

      一双黑曜石一般深邃的眼睛,

       猝不及防的对上了一对小黑豆,

      小黑豆亮晶晶的眨啊眨的看着幽冥,

       这对小黑豆的主人是一只小兔子,全身是毛茸茸的白色,只有两只眼睛是亮亮的黑,刚才一直睡在幽冥的帽兜里,忽的被幽冥的动作闹醒,此时正迷茫的观望着四周,和幽冥的眼神撞得猝不及防,

      “好可爱的魂兽啊!”

       神音作为一个个女孩子,纵然平时跟着幽冥杀人无数,但是遇到这样白白的一团还是被萌的少女心爆棚,

      萌?幽冥被这只兔子弄得有些荒神,听见神音的小声尖叫方才反应过来,

      哼!他酷炫屌炸天的二度王爵怎么能和萌这个字联系在一起,幽冥气的一抖帽兜,一团小小的白色便圆滚滚的从他的肩头滚到了地上,白兔子转眼间就滚成了一团灰兔子,小灰兔子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来,想要抖着小尾巴颤颤巍巍的站起来,可是刚站起来歪歪扭扭的走了两步,便又直挺挺的晕到了地上,

       得,被幽冥摔昏过去了,

      神音小心的看着幽冥,她了解自家王爵,在摔兔子的时候,幽冥并没有使用任何魂力,甚至连力气也没下,说明他并不想下死手,想到这里,神音默默的捧起了晕过去的灰兔子,用小拇指抵着小兔子的头部,渡了一丝魂力给它,

     兔子悠悠转醒,眨了眨小黑豆,似乎是因为看见了眼前的漂亮姐姐,它好像开心了些许,凑着湿乎乎的小鼻子,去碰神音的手掌,

      “王爵你看它多可爱。”

     神音被小兔子舔舐的舒服的很,她有点压抑不住内心的激萌,

       幽冥假装斜着眼睛不去看那和谐的一人一兔,

       “王爵你快看看啊。”神音索性把小兔子捧到了幽冥眼前,虽然幽冥平时很凶,但是神音心里一直把他当哥哥看,所以开心起来就有些肆无忌惮,

     “放肆!你是不是找死!”幽冥看起来生气极了,一甩袖子,正巧看到了神音手里碰着的小东西,

     “这个东西!”幽冥一甩袖子,

     “不知为何突然出现在我的身边,怕是有什么危险性,我先带走,回去严加盘查。”

      说着幽冥就拎起兔子耳朵,灰色的小团子一回到幽冥手里,就拼命蹬着一对小短腿,想要从幽冥手里挣扎出来,蹬了幽冥一手的泥,

      神音在一旁看着自家王爵和一只兔子挣扎战斗着,平时杀人不眨眼的二度王爵还被一只兔子弄了一身的泥,忍不住嗤嗤的笑了出来,

      “笑什么笑!”幽冥觉得在自己使徒面前丢了面子,板着脸对神音呵斥到,

       神音止了笑,

      幽冥索性不去管努力憋笑的神音,把小兔子一把扔进了自己帽子兜里,奇怪的是小兔子一进帽兜,便老实起来不再挣扎,安安静静的缩成了一个球,似乎稳稳的睡了过去。


      苏凯文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他在医院被告知得了失忆症出来,害怕自己连累家人,偷偷的找了郊外山区的小木屋,想着就这样的一个人渡过一生,他最近忘记的东西越来越多,有的时候连着吃两餐午饭自己都察觉不到,直到今天一早起来,觉得身体特别奇怪,但是似乎很舒服的睡在一个温暖的怀里,让人一点儿都不愿意醒来,他索性就不起来了,直到被一阵吵闹声惊醒,然后便对上了幽冥的眼睛,人还没等反应过来,就被幽冥一把甩到了地上,这时候他才发现,自己竟然变成了一只兔子。

      苏凯文觉得自己的失忆症越来越严重了,竟然忘了自己本来是什么物种,还是本来就是一只兔子?然后忘记了自己的原体是一只兔子,一只觉得自己是个人?

     苏凯文动了动鼻子,觉得自己不但有失忆症,可能还有精神分裂,

      但是,现在他在二度王爵府里,觉得幽冥有精神分裂的可能性更大,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二度王爵宫殿

        特蕾娅款款走过来,

       “小冥冥,你刚才捧着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 幽冥忙把苏凯文藏到身后,

        “我刚才收的一只新魂兽,研究研究。哎我告诉你一百次了别叫我小名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搞笑么?”特蕾娅不理会幽冥的反抗,她拖起裙摆坐到沙发上,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感受不到丝毫魂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哎那是你能力下降了。”幽冥敷衍,

         特蕾娅觉得自己的骄傲受到了伤害,刚要反驳,就被幽冥拽到一边,

       “小特特,我问你沃,怎么样才能让一只兔子和蜈蚣做朋友。”





我胡汉三又挖新坑了
今何许没什么灵感,过些天再更
这个应该全程无脑傻白甜。

    
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
论一个孕夫的自我修养(下)

陈霆⭐阿bill

        陈霆刚和阿祥将社团内部的事情处理完,两个人坐在一起,抽着烟讨论着事后的问题,他心里想着一会儿换身衣服再回家,免得身上的烟草味道熏着bill。

     突然一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两人,

     是阿祥手下的马仔,他急得一头汗,

     “霆哥!嫂子在外面哭个不停,就说要找您,我请他进来他也不进来,怪怪的,您快出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  二人皆是心生疑惑,忙起身出门,

      哪有什么嫂子,只有阿ben一个人坐在台阶上抹眼泪,阿祥手下的人不经常跟着阿霆,双胞胎兄弟生的又极像,便将阿ben错认做了阿bill。

       阿霆知道阿ben耿直稚嫩的性格,想着自家小舅子必然是在哪里受了委屈,他笑着走上前去,挨着ben坐下,安抚的拍了拍他的背,

       “怎么了,小ben。可是有人欺负你了?”

        阿ben一见他来,哭的更伤心了,

       “阿霆哥……呜……我把阿哥和baby给保护丢了……”

      阿霆一听,霎时收了笑容,紧张的收紧手指,抓的阿ben的背都有些痛,

     “他不是在家睡觉么!”

     阿ben便抽噎着将来龙去脉都一一说给阿霆听,

 
    
     再说阿bill这边,  他听了阿恒的话,心里清楚的紧,知道眼前人是嫉妒心作祟,说不定后面还有什么坏心眼在等着。便不去理他,自顾自珉了口杯子里的红酒,

      “不了,今晚我没什么兴趣。”

      “bill哥这是不给我面子,这么多后生可都眼巴巴的看着我,想我若是能请得动你,他们也都能见识见识这曾经咱们场子的这颗摇钱树呢~”

      bill没说话,依旧自顾自的喝着酒,

      “还是bill哥这把宝刀,已经出不了鞘了。”阿恒声音透着阴阳怪气,他绕着bill走了一圈,

      “我看bill哥今天穿的这身衣服,是为了遮住这肚子上发福的赘肉吧。”

      bill抬眼看着眼前人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,

      “我就是变成一堆废铁,也比你们都强。”眼尾被一杯红酒蒸的微红,瞳仁里的蔑视更是要挑上了天,

     bill就是bill,生气都气的风华绝代,

    这阿恒也是能抓住bill的命门,晓得他最听不得别人说自己身材容貌上的缺陷,本就性子火爆,整个人又骄傲的很,跟了阿霆之后更是人人哄着宠着,哪里还听得了这种话,

     不出所料,bill登着他的小皮鞋,三两步就跨上了舞台,好像青蛇化人一样柔软的身姿,一点点的攀上了钢管,

      他就是舞台的中心,也是整个夜总会的焦点,虽然久久混迹于灯红酒绿之中,但bill的酒量却不大,刚才类似赌气一样的一杯酒下去,不知是喝急了酒劲上来了,还是酒里另外加了料。早就弄得人双面酡红,他恍惚中似乎觉得自己在家里给陈霆一个人跳舞,慢慢的收了清冷的目光,露出一口能闪瞎人眼的白牙。后来索性脱了渔网上衣,随着节奏强劲的音乐扭动着身躯,修长的肌肉随着他的动作拉伸。蜜色的皮肤上一层细密的汗,小腹的微突在昏暗的光线下根本看不清楚,

      bill浑身散发着欲望和活力,仿佛在灯光下是最惑人的装饰。一曲下来,不知赚了多少尖叫声和口哨声。

    直到下了台,bill才清醒了些许,他下意识的摸了摸小腹,想着刚才是有些过分了,他看了看时间,想着陈霆也要回家了,赶紧穿上衣服就要走,

      “大头牌来一次,只跳支舞哪能尽兴啊。”

      “丢!”bill心里暗骂一声,抬头便看见了陈霆的死对头,黄毛的太子刚。后面还跟着刚刚怂恿自己跳舞还往红酒里加料的阿恒,

     “bill哥被霆哥关的久了,也是会饿的吧。今晚让我喂饱你啊。”

      bill轻笑,“我看是太子刚你太饥渴了吧。”说着他冲着阿恒抬起下巴,

      “他是你金主吧,饿了,赶紧带回去,你们两个看怎么互相满足一下,你bill哥我还有事情,没时间在这里指导你们怎么做 w爱。”

      bill整理好衣服,不管那一行人,便要走,不出意料的,被几个黑衣人拦住了去处,

      正当bill左右出不去时,陈霆来了,身后还跟着哭的眼圈发红的阿ben,

    看着陈霆拉的比平时长了几倍的脸, 一时间阿bill竟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给自己点蜡,

       陈霆一把护住阿bill,

       “趁我不在,就欺负我的人?”

       “霆哥哪里的话,明明是嫂子先勾引我,我只是想帮嫂子泄泄火而已,”

       “泄你姥姥的火!”

       要说陈霆平时也算是沉着冷静,但只要遇到bill的事,就头脑发热,再加上bill此时还怀着孕,陈霆一生气间,竟直接就拔出了枪,黑洞洞的枪口直指向太子刚的脑门,

       对方也哗啦啦的都掏出枪来,

       阿bill大抵是因为怀孕身子弱,跳了一阵子舞又耗费了大多体力,突然觉得刚才酒里药劲儿又上来了,竟软软的倒在了ben的怀里,晕过去之前,只隐约听见一阵怦怦的枪声。




       bill是在家里醒过来的,醒来时只觉得喉咙里难受的紧,哼哼唧唧的发出了一阵呻吟,

      “把桌子上的药吃了。”

      bill这才看见陈霆坐在房间角落的沙发上, 头上缠着厚厚的纱布,整个人都严肃的紧,硬硬的板着脸,正在低头看一本书,

     “阿霆!你受伤了!”bill见陈霆脑袋上的纱布,也顾不得他刚说了什么,忙下床端着陈霆的脑袋看,

     “我让你把药吃了!你是聋了么!”陈霆一把把书摔在茶几上,

      阿bill被他吓了一大跳,他很少看见陈霆发火发成这个样子的时候,默默的移回床边,就着温水吃了药,才又小心翼翼的挪回去,

      “生气了?大佬?”阿bill眨着星星眼,坐在陈霆身边,

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 “对不起沃阿霆,我不该跑出去的。你让我看看你的伤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 刚抬到一半的手被陈霆啪的一声打了下去,

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 阿bill摸着被打的通红的手背,

     “我知道错了。”

      …………

     陈霆依旧一脸冷漠,

      阿bill眨眨眼,嘟着嘴站起身来,趿着拖鞋跑到了衣柜前,不一会儿,陈霆眼前就出现了一只小兔子,

      这只小兔子头上有两只长长的兔耳,脖子上绑着一条毛茸茸的白毛脖套,脖套上的铃铛叮铃铃响个不停,上身什么都没穿,下面穿着一条白色丁字裤,细细的裤子没有任何遮盖作用,屁股后面还长着一条肉呼呼毛兜兜的短尾巴,

     他蹲下冲着陈霆摇尾巴,屁股上的肉一颤一颤的跟着抖动,

      “嘤!兔子医生想给daddy看看头上面的伤啦~”

      “daddy理一理兔子医生吗~他肚子里还有小benny呢~”

       陈霆看着阿bill蹲在自己身下打滚卖萌,也再也忍不住了,一把抱起爱人,放在床上,

       “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,你想先听哪一个?”

       “好消息,”阿bill倒在陈霆怀里,

       “太子刚已经被我除掉了。”

       “那坏消息呢?”阿bill抬头盯着陈霆,

       陈霆撇了一眼阿bill的肚子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

       阿bill紧张的捂住了肚子,他不知道阿恒酒里究竟加了什么料,心道不会孩子没有了吧,

       “坏消息是,”陈霆咬上了bill的耳朵,

      “医生说孩子三个就可以行房事了,为了惩罚你不听话,你今晚不会好过的。”热热的呼吸呼上了阿bill的耳朵,染红了他整张脸,他反身一下子垮上了陈霆的大腿,

      “daddy说的这两个消息,分明都是好消息。”








        “啊~”
        “还敢不敢不听话了!”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 

 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论一个孕夫的自我修养(上)

陈霆⭐阿bill

(很短小,突然的脑洞,两发完。)

       深夜十一点,

       阿霆把房门打开一个小缝,撇了一眼床上被子下鼓起来的包包。就着昏暗的床头灯看着bill安稳的睡颜,他悄声进屋,帮被窝里的人掖了掖被角,低头吻上那人的鼻尖,又轻声的退了出去,

      自从阿bill有了宝宝之后,陈霆不出意外都就在家陪爱人,可是刚刚阿祥来电话,社团里有些事情需要他亲自处理。让他今晚务必到。阿祥说了,霆哥我们知道嫂子是最重要的,可你也不能扔下我们这么大个黑帮组织不管吧。

      阿霆整个过程都静悄悄的,生怕一不小心吵了爱人的安眠。

       然而

       bill可不这么想,只有他知道,自己平稳的呼吸下帮着的是怎样的一颗躁动的内心,听见关门声音之后,他便翻身从床上爬了起来,套上陈霆给他放在床边小兔子拖鞋踢,啪啪啪三步并作两步就跑到了客厅的落地窗边,亲眼看着陈霆的车灯打开,然后发动引擎,最后绝尘而去。

      bill开心的几乎要飞起来,自从知道他怀孕以后,陈霆就像是对待一个三岁的娃娃一样对他,每天亲自看护,寸步不离。衣来伸手饭来张口,秋天出门也裹得像个粽子一样,生怕受凉。不能吃辣,不能喝酒,不能吸烟不能跳舞,按时晚上十点半睡觉晚上八点起床。就连有一次bill睡过头早上没出去散步,也被陈霆拎住思想教育了半天。

      bill是谁啊,堂堂夜店小王子!怎么能屈服于这种平庸的生活节奏之下,好不容易盼着陈霆今天晚上有事出去,bill抄起手机,拨通了第一个号码,

       “傻仔,过来接我。”

      对面的阿ben似乎很诧异,

       “阿哥你这么晚为什么还没有睡觉?你肚子里的宝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闭嘴啊!”阿bill打断了自己弟弟,他觉得被别人知道让陈霆这样对待似乎有损自己夜店小王子的尊严,

        “宝你个大头鬼!赶紧来接我!你阿哥我要被憋出犄角了。”

      天大地大 阿ben心里阿哥最大,只要阿哥开心就好,于是很快答应了阿bill的话,

       挂了电话,阿bill哼着歌,脱下了陈霆买给他淡粉色的带着兔子耳朵兔子尾巴的睡衣,穿着内裤从柜子里掏出骚粉色的皮裤和黑渔网状的上衣,皮裤完美的包裹出他挺巧的臀部,而宽松的渔网上衣则巧妙的遮住了怀孕三个月微微凸起的小腹。

        眼线,发胶,大金链子,bill满意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自己赞叹一声风华绝代,世间尤物。

       “傻仔,你到了没有,”

        阿bill叼着一支烟,踏着铮亮的尖头黑皮鞋,一边下楼一边给阿ben打电话。

       “到了,阿哥,我刚停在你楼下,用不用上去接你。”阿ben打了个哈欠接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 “不用。我已经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ben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哥哥,

       “哇阿哥你今天要回去上班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上什么班!”阿bill敲了ben脑袋一下,随后眼珠一转,

        “不过没差别了,都是去玩么,快走快走,去夜总会。”

      阿ben眼睛瞪得像铜铃,

      “不可以的阿哥,你肚子里的baby会觉得夜总会太吵闹的,baby受不了就会不开心,baby不开心霆哥就会不开心,霆哥不开心就会……”

      “去去去!一口一个霆哥一口一个霆哥!你还记得谁才是你亲哥么!”

       bill看着阿ben扁起的嘴巴,抬手摸了摸他毛绒绒的脑袋,

      “好了好了,好弟弟。你看要是你不现在开车带我去,我就会很不开心的,我不开心,肚子里的baby怎么会开心呢?baby那么可爱,你忍心让他不开心么?”

 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 阿ben低下头默默的想了想,

     天大地大阿哥最大。



     午夜十二点,是整个城市夜生活刚刚开始的时间,bill进了夜场,就像鱼儿入了海,飞鸟进了林。很快他就打发走了立志要护在他身边保护baby的ben,娴熟的招呼来侍应生,本想点一杯威士忌来彻底解解馋,伸手摸了摸小腹,

      “一杯红酒,谢谢。”

      笑容绽开在脸上,竟让人在这灯红酒绿的夜场里如沐春风,bill看着侍应生看着自己像看小白兔一般的眼神,心道自己最近是不是怀了孕之后母性光环骤增。

      正当他品着红酒想着要不要凑个热闹就离开时,突然视野里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,

     “呦,这不是阿bill么?” bill抬眼,是man爸,后面跟着的以前一起做公关的阿恒,

    bill举了举红酒杯,礼貌性的点点头,

    “好久不见,man爸最近又赚很多钱吧。”

    “哎!不行呦,”

    白毛女人摇头,坐在bill对面,

     “没了你这颗摇钱树,生意也不景气,都怪你啊,把那些个富豪太太,官家小姐,迷的一个个五迷三道的。留下的这些个毛头小子,哪里能应付得了她们啊!天天一个个的得不到满足,就差到我这儿闹事了,直问我要你。”

       bill这里倒没什么情绪波动,可man爸后面的阿恒心里确不舒服的紧,同是一批出来的公关,bill混成了夜场神话,在职业生命灿烂的日子里退了圈子,自己眼看青春易逝,却还是不温不火,他心里怎么能不气,

     “这么久不见bill哥了,挺想你的,bill哥不如上台跳一曲,也给后来人做个榜样,给我们饱饱眼福。”








下章该走什么风格?
逗比?
肉?
鬼才知道~

那个,弱弱的问一句,之前我追和佛爷那篇今何许,还有没有人看~
    
   
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

诱(8)反水(中)

谭小飞⭐陈伟霆

都没做链接
一看就很清水了(摊手)

    陈伟霆没理谭小飞,他自顾自坐在了床上,有点儿心虚的往床头方向靠了靠,

      “你又发什么神经。”

    谭小飞把搭在桌子上的腿曲着拿下来,踹了一脚桌子,把屁股底下的椅子蹭出了老远,他大摇大摆的站起身,大长腿两步跨到陈伟霆面前,脸上的表情冷的要冻住空气,

    陈伟霆心虚的看了他两眼,直到谭小飞鼻尖顶到了他耳边,冰凉的舌尖舔上耳廓,陈伟霆被人舔的浑身一颤。

     他向后缩了缩身子,手不自觉的护住屁股,

     “小飞,我忙了一天很累了。”

      听了陈伟霆的话,谭小飞直起身子,竟噘起了嘴巴,

      “今天,你身上有别人的味道。”谭小飞一副委屈的大狗狗模样,

      “你瞎说什……”陈伟霆见他态度和缓,刚要反驳,谭小飞平淡的要出水了的声音在耳边炸了开来,

       “陈警官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小飞,我……”陈伟霆惊出一身冷汗,面对谭小飞,他平时的油嘴滑舌机灵警觉的劲儿似乎都跑到了爪哇国。

     “你不要误会……”只剩下嘴唇讷讷的动着,但并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,

       谭小飞冷笑,笑的陈伟霆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,他转过身,拿起桌子上放着的一叠照片,

      “陈警官自己看看,没有证据,我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冤枉你。”

     照片全是下午拍的,有李易峰给他暖手的,有两个人共乘一把伞的,有接吻的,还有……床上的……

      陈伟霆稍微恢复了一点理智,

      “谭小飞!你监视我?”他只记住了谭小飞是爱人,却偏偏忘了这个爱人同时也是心黑手辣的黑社会大佬,

     “我监视你!”谭小飞挑起了眉毛,眼神像是要吃人一般,他觉得自己要气到爆炸,

      “陈威廉!”谭小飞一手拎起了陈伟霆的衬衫领子,

      “你在我这儿当了这么久的警察卧底,给我带了这么久的绿帽子!被我查到了你他妈竟然反过来责备我监视你!?”他拉住陈伟霆的衣服,把人一把扯到自己眼前,

      “老子是不是平时太宠你了!”

       陈伟霆被他扯了个踉跄,他皱了皱眉头,抚上了自己领子上的一双手,待手松开后,他缓缓的在谭小飞面前跪了下去,

       就薄薄的一层布料,骨头嘭的一声打在了地毯上,

      “对不起,飞哥,”陈伟霆咽下了一口口水,“如果要解决我的的话,还请您亲自动手,还有,”陈伟霆抬头,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盯着谭小飞,“能不能让我死的痛快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   看着陈伟霆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死样,

       谭小飞真的要气爆炸了。

       他需要冷静……

       索性不再理跪在地上的陈伟霆,转头就要走,

         刚走到门口,

         “谭小飞。”陈伟霆叫住了他,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一直在监视我,难道不知道,我已经……我已经站在你这一边了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 听着陈伟霆软软糯糯的声音,谭小飞心里所有的不快马上全部烟消云散了,他转过头抱着肩膀看着跪在地上的一团,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还以为陈警官今天拼了性命都要和我死磕到底呢。”他蹲下来,用食指挑起陈伟霆的下巴,

         “那你知道你为什么在这跪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陈伟霆皱眉,他想挣脱谭小飞的手指,却被钳的更紧,

         “该解决的我都解决了,为了你我甚至放弃了警察的身份,不惜站在道德的对立面上,你还要我怎样。”他仰视着谭小飞棱角分明的下巴,动了动喉结,

       谭小飞拧着眉头看着他,突然站起身,坐在了电脑面前,

       “跪着吧,没有我的允许不许起来,好好想想你为什么跪着。”

       他开始打开电脑桌面上文件夹,跪在他身后的陈伟霆可以很容易看到电脑屏幕,谭小飞打开了李易峰的简历,

      “啧啧,年少有为啊,入职不到十年就熬出了队长,”他珉了口桌子上每天晚上给陈伟霆准备的牛奶,嘴里砸吧的甚是有味道,

       “哎威廉,你来我身边卧底也快有六七年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六年零八个月。”陈伟霆依旧跪着不动,他很无语吴亦凡能轻轻松松说出卧底两个字,

        “那这些年和他比起来你还是在我身边呆的时间长啊。”

     “李队长,啧啧,长得还挺好,怪不得把我的威廉迷成这样。”

    谭小飞又打开了下午照片的文件夹,

    “别看了!”陈伟霆突然站起身,抢过谭小飞手里的鼠标,按了左上角的❌。

       “谭小飞!你是不是揣着明白装糊涂,我爱的是你,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人,我和李易峰已经是过去了,你为什么还老揪着这段感情不放,好!我曾经是警察,我觉得你知道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,我是局里派到你身边的卧底,我今天就明明白白的承认了,你要是想按规矩办,我没有一丝一毫的怨言,但是求你不要这样阴阳怪气的对我好不好,我今天已经彻底和局里断开了关系,我什么都没有了,我只剩下你了!”

     陈伟霆眼眶有些发红,声音也颤抖的厉害,他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,仿佛把这些年心里的难受一股脑的全部倒了出来。

      谭小飞有些发蒙,他没想到的是陈伟霆这么快就和他表明了内心,看着那人泛红的要哭出来的双眼,觉得心里一揪一揪的疼,他慌乱的站起来,一把抱住陈伟霆,

        “对不起,对不起,威廉,我只是太爱你了,我真的受不了别人觊觎你一丝一毫。以前的关系断了就断了,你还有我,你永远有我,我爱你威廉。我不怪你,不怪你,你别哭了,别哭了。”

       陈伟霆趴在谭小飞胸口上,还在一抽一抽的啜泣,

      “委屈了?”谭小飞吻上陈伟霆哭的红彤彤的鼻尖,柔声安慰道,

      “嗯,”浓重的鼻音让人觉得很温暖,“我刚和过去彻底断了关系回来心情本来就差,一进家门你就拿着照片吓我,还凶巴巴的罚我跪,我怎么不委屈,我要委屈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 谭小飞被软糯的带着鼻音的声音萌的鼻血都要出来了,他亲了一口怀里的人,

        “你还委屈,就凭借下午你做的那些事情,我明天都能去染个权志龙同款的荧光绿了。我还委屈呢。”

      陈伟霆平日里看起来很热血,但是撒起娇来不要命,谭小飞高他很多,他抬起脚,对着爱人的嘴唇就吻了上去,

       “小飞,对不起。别生气了沃。”他脸上突然涌上了一股子潮红,

      “我随你处置还不行?”

     谭小飞哪受得了怀里美人如此的挑拨,一只大手开始不安分的从腰间往裤子里探,

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 谭小飞觉得很不对劲,
     是哪里不对劲?

     “哎卧槽陈伟霆你内裤呢!”

我这个垃圾
开车也开不起来了
总觉得要照顾一下情感发展
最后却走了温馨逗比向
果然我这种人写什么最后都会走向逗比这条路
和基友的脑洞彻底偏离了
不过,下章肯定开车
全是肉
……
晚安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诱(8)反水(上)

谭小飞⭐陈伟霆
李易峰⭐陈伟霆

    十二月份,港城的小雨总是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,整个城市都从内到外沁着一股子湿冷,昏黄的咖啡馆里,空调开的很足,热烘烘的蒸的人昏昏欲睡。李易峰接过了陈伟霆的外套,看着他皱了皱被冻得通红的鼻尖,坐定在自己对面。

     “最近怎么样?”李易峰拿过服务员端上来的奶茶,转手放在陈伟霆面前。弯着嘴角的弧度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人,他声音不疾不徐,但对于陈伟霆似乎渗透着一股压力,再加上温暖昏暗的环境。陈伟霆觉得有些喘不过气。

    “嗯……”陈伟霆低下头咬奶茶吸管,他不看李易峰,“还是老样子,他最近似乎不准备再做什么交易。”

     “威廉。”李易峰柔声道,

     “嗯?”陈伟霆把杯子里的珍珠吸出来,又顺着吸管吐回去。

     一阵默然。

     一反常态,是李易峰首先打破了沉默,

     “下午有电影,一起去看?”

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 “我都买好了票了。”李易峰稍微抬高了声音,“不去就浪费了~”

     “好。”陈伟霆抬头,抿嘴笑了。

      就像以前一样

      小雨已经停了,李易峰依旧打着伞,把他和陈伟霆完完全全罩在里面。两个人刚进警队的时候,经常这样,共同打一把伞,一起做公交车上班,一起吃晚餐,一起抓罪犯,一起回家。一对金童金童不知道羡煞了多少青春男女。

       “峰峰,雨停了。”陈伟霆抿着嘴,挤出了一边脸颊的酒窝。

        这一切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变了,李易峰看着陈伟霆脸上的窝漩,不由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 当时接到要陈伟霆卧底的消息时,他内心是拒绝的,但是想来想去,他们大队只有陈伟霆机灵聪明,而且又每天吊儿郎当,耳朵镶一排钻,裤子上剪若干洞。每天抖着腿吼着不知道是美国那个黑人乐队的摇滚,丝毫没有一名人民警察的形象。后来反而进了黑帮团伙卧底久了之后,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竟然开始穿起了衬衫西服。

      有很长时间了吧。李易峰想,

      在陈伟霆的提醒下,他讪讪的拿去了两个人头上的伞。他的球鞋和陈伟霆的皮鞋踩在水洼上,溅出了一串串水珠,打在李易峰的裤子上,也打在了李易峰心里。他眼中那串串水珠宛若一行行的生理盐水,曾经从那泛粉的眼角里溢出来的生理盐水。

      “威廉。”

      李易峰有些急促的停下了脚步,他突然紧盯着眼前的人,眼睛里红红的,似是要喷出火一般。双手有些粗暴的掰过那人的巴掌脸,

       “威廉,威廉,”粗重的呼吸喷在陈伟霆脸上,

      “我们不去看电影了好么!?我们做吧!我想你……我想上你!”

      陈伟霆还没反应过来,湿热的吻便接踵而至,李易峰仿佛被唤起了最原始的欲望,粗暴的不像那个温文尔雅的李警官。

      “唔……峰峰,峰峰,别在这儿,别在这儿。”陈伟霆推开挂在自己身上的人,他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,

        “会被谭小飞的人看到的。”陈伟霆擦了擦嘴角的水渍,

        李易峰有些被欲望冲昏了头脑,他颤抖着拿出手机,一手搂着陈伟霆,一手哆哆嗦嗦的点着屏幕,

       “我订酒店……订……酒店。”

      电影最终也没看成,开始李易峰甚至以大家都是成年人,需要欲望排解作为理由。后来又想起来这件事,他才想通,那是因为他和陈伟霆之间的感情,已经再也回不到一起吃爆米花看电影的那个时光了。

       那天下午李易峰要的有些狠,做完后的陈伟霆疲累的过分,但躺在李易峰怀里睡了半个小时便开始做噩梦,最后在尖叫声中醒来,

      他发了一身冷汗,坐在床上心脏怦怦的跳个不停,缓了半天之后翻身下床,皱着眉头看地上被李易峰扯烂了的内裤。

      “威廉。”李易峰坐在陈伟霆身后,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本来应该拥抱发噩梦的爱人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这个举动在这个时候显得似乎有些多余。

      “我得走了,峰峰。”陈伟霆放弃了穿内裤,直接穿上了西装裤子。

    “这么长时间不回去,谭小飞会怀疑的。”

     他一丝不苟的又套上了衬衫,拎起西装外套,站在镜子前看了看,抬手立起了衬衫领子,遮住了脖子上的红痕。

     “威廉!”

     陈伟霆走到门口,被李易峰叫住,

     “最后一次见面了吧。”

     是什么时候察觉到的?是自从爱人见到自己不再上蹿下跳,是自从他开始穿上西装,是自从他嘴边不断溢出谭小飞的名字开始?

     陈伟霆迈出的脚步踉跄了一下,他松开了抓住门锁的手,声音有些颤抖,

     “峰峰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 李易峰释然的笑了笑

     “是我对不起你才对,”他叹了口气,

      “一个警员大好的几年青春,谁都不愿意卧底度过的,我懂你的苦,我不怪你。”

      他顿了顿,

      “只是黑道这碗饭更不好吃,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。一定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  “谢谢你,峰峰。”陈伟霆冲李易峰笑了笑,匆忙转过头,

      “他对你好么?”淡淡的男中音传来,声音里有关心,有不甘,也有落寞。
      “没有你好。”

     陈伟霆说的是实话,谭小飞确实没有李易峰温柔体贴,他有的只是变态的占有欲。陈伟霆垂下眼眸自嘲的笑了笑,有些事情,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。放弃温文尔雅的警草李易峰,去爱一个中二病晚期还有变态控制欲的黑帮大佬。

     爱?

     也不知道算不算。

      回到谭小飞的别墅已经晚上九点钟了,平时这个时候谭小飞是不会在家的,可是自从陈伟霆住进来之后,他便每天守在家里,除非有重要的应酬才会出去。陈伟霆停了车进了屋,摸了摸自己还真空穿着西裤的屁股,开始祈祷谭小飞现在不在家,

     一楼整个静悄悄的,静的有些渗人,他连灯也没开,凭借着感觉摸到了二楼自己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  转开门,一股宛若失了火的浓烟味道喷涌而出,陈伟霆心下了然,他摸索着开了灯,

     果不其然,谭小飞坐在他书桌前面,下巴上出了一圈青色的胡茬,桌子上,地上都是抽完的烟屁股,他双腿搭在书桌上,听见动静,转过头看着门口的陈伟霆,

     “小飞,”陈伟霆摸了摸鼻子,讪讪的冲谭小飞摆了摆手,

      “跪下。”



嗯~会有中下
其实是一篇车啦,看这个标题就知道了。
脑洞来自基友
然后是迟来的圣诞祝福
么么哒
晚安~
天啦,竟然都一点了
可怕